Call: 0123456789 | Email: info@example.com

快猫世界记录记录你


可流夜还是不说话。

“你这么沉闷,如何留得住女人?”慕珩直接不想劝了,出了宫门就要分道扬镳走人。

流夜突然拦住他的马,冷淡的没有表情,眼神却落寞,“我晚些送她去八王府。”

慕珩骑在马上,勒住缰绳,看他一副没救了的样子,嗯了一声,要走。

流夜依旧挡住他的路,憋了好半天,又沉沉闷闷的说道:“你跟容月,多照顾她一些。”

慕珩轻笑,快猫世界记录记录你“她是本王名义上的妹妹,又忠心跟随月儿多年,这是自然。”

“她以后……”

“你且送她回来吧,你着实不会疼女人,别耽误了她。”

慕珩调转马头,扬起一路灰尘,奔王府而去。

他没有看到,流夜垂首站在宫门口的样子,落寞萧索。

流夜回到府中,直奔新房,昕宁刚刚准备好,坐在梳妆镜前。

她今日穿了一身粉色绣樱花对襟长裙,嫣红色的抹胸,同款粉色镶玉石腰带,显得她整个人粉嫩诱人。

铁路旁的黑丝袜小妖精

粉色也娇俏,但流夜指了指她的衣柜,“你换身衣裙。”

昕宁照了照镜子,不解问道,“为何?这件不好看吗?”

她日常穿的,觉得挺不错的呀!

流夜摇头,让灵珠打开衣柜,他从里面找出了一身嫩黄色的衣裙,说,“我帮你换,穿这个。”

灵珠害羞的捂了脸,立刻跑到外间出了。

内室,流夜帮昕宁脱下外裳,给她穿上这嫩黄色的衣裙,只不过换了个颜色,便显得她整个人更娇艳欲滴的鲜嫩了。

像枝头刚刚绽放的雏菊,小巧精致,又美丽动人。

昕宁穿戴好才发现,这裙子是……

是在秋鸣山,她去偷吻流夜的时候穿的!

脸上浮现一抹红晕,昕宁不知不觉被流夜拉到梳妆镜前坐下,椭圆形的菱花镜中,浮现出一男一女的身影,男子高大挺拔,俊朗非凡,女子娇嫩可爱,正是少女模样。

好般配的一对璧人!

若是旁人看了,定会这般感叹。

连昕宁自己都觉得好……好配。

流夜轻抚着昕宁肩头的一缕青丝,绽开一个笑容,“昕宁,你真美。”

流夜素来冷漠,话少,更不是花言巧语的人,真心实意的这样夸一个人,令人惊讶。

昕宁不禁脸更红了,羞涩在她娇嫩的小脸上蔓延。

流夜知她易害羞,倒也没想多做什么,该做的,想要的,昨晚都做过,要过了。

他只是凝视着昕宁,凝视着菱花镜,忍不住说起,“我不记得当年你的模样了,现在,让我好好看看你。”记住你,深深刻在心脏里,随着每一次心脏的跳动和血液循环,让你的容颜浮现在我脑海中,想念,渡过今后的很多年。

昕宁克制内心涌起的波涛,拼命的咬牙,才没让自己哭出来。

直到流夜看够了,她缓缓起身,才麻木的朝门外走去。

流夜说要送她去八王府,见她头也不回的离开,心痛难忍,他嗓音嘶哑,语气里带着一丝请求,“昕宁,能不走吗?”

一定要离开他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