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ll: 0123456789 | Email: info@example.com

366_237


   王雨瑾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,隐隐约约她闻到一股清香,这股清香让她原本不怎么容易饿,已经辟谷多时的她居然感觉到饿?她想醒来,可是眼皮怎么也抬不起来,最后又陷入了昏迷当总。

 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全身感到一股冷意才清醒了过来。

   不过她醒虽然醒了,身体却很不好,她当时昏迷只知道人已经进入了小世界,所以当时整个人都是轻松的,可是她再次醒来,身上却感觉不到小世界的任何气息,难道小世界出了什么事情?

   她细细回想,终于想到了自己昏迷的时候从小世界的外部,一股奇风吹来,然后小世界内一片狼藉,而她大概也在那时候被挤出了小世界。王雨瑾心中一片无奈,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失去了小世界,也不知道自己再一次身处在何处了。

   不过有过了当初的血兽世界的经历和空间褶皱的经历,这次她已经没有太多的惊奇,前两次来到陌生地方的情况也不是很好,而这次不过是身体更加的不堪罢了,只要留着一口气,只要活着,只要那个人已经死了,她心中最后的那点执念也烟消云散,至于王雨薇以后的路还是要她自己走的,现在她不明白,总有一天会清明的一天。没有人能够傻一辈子,况且王易烊还在,有王易烊在,加上几个尊者也会看在她的面子上不会伤害王雨薇,只要王雨瑾不要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来。

   眼前的光线很暗,王雨瑾看不清周围,只知道一股湿咸的风在周围吹动着,而周围更是寂静无声,这里附近应该没有一个人,精神力的范围没有太广可以笼罩,只有方圆几米的路,不过这样已经很好了,她试着站起身来,五脏六腑都严重错位。

   王雨瑾试着站起身,就感觉到一股气血上涌,天晕地转,双腿一个打颤,再一次跌坐在了地上,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。

   她苦笑,什么时候自己这么虚弱过,这次的代价真当是大了,不过也因为这种代价,她才能除去了林少权,不但为王家人报仇,又除去了心中横挡着的多年的心魔,虽说她并没被仇恨蒙蔽了眼睛,可是只要林少权一日活着,这个心魔就存在一日,现在他一死,还是她亲手所杀,她心中前所未有的舒畅,哪怕这个代价是到了如今的地步,她也是觉得值得的。

   稳住了身体,她想从储物器拿一些药材,精神力扫过去,才发现自己的储物器,空间宝石居然全部不见了,低头,身上手上,哪里还有东西存在,那里可有着她全部的家当,王雨瑾想到了自己被那股阴冷的风排挤出空间,空间宝石和储物器可能就在那时候彻底的被外面的风刮落了。空间的风可不是一般的风可以比的,好在小世界中红生莲华为她修复了一些身体,否则她也撑不住来到这里。

   没有药物治疗,那么只能让身体自行复原了,而她的伤势又如此严重,只怕是一时半刻也不会好了。

   王雨瑾就这样坐在了地上,运气起来,只要她有个自保能力就可以了,毕竟这里还不知道是什么地方?

   五行决不断的运行着,王雨瑾也不知道这样的方式运转了多久,直至小腹有微微的暖意出现,而她的四肢百骸有了一点力气。

   白雪纷飞暖冬季节少女粉色系写真

   王雨瑾在这里运气许久,也算是有了些发现,此地五行之力不像是正常环境中那样五行平衡,此地的五行以水元素为主,其余五行都弱很多,而她本身就是领悟了水之法则的人,这样对她的身体倒是有一些好处的,这些水元素和宇宙中的还是有些不同的,原本王雨瑾以为只有木元素才会充满了生命,而这里的水元素居然也充满了生命之气,不过比木元素修复身体还是有些不足,不过她已经不多求了,就是如此也已经是难能可贵了。

   等到恢复了百分之一的身体,至少是面对一个能者一级的没有什么问题的时候,王雨瑾便站起了身体,这个时候王雨瑾摸到了潮湿的石壁,触手还有一股湿咸的味道,也难怪空气中就有这股子味道了。

   王雨瑾随即想到了以前家中那些长辈留下来的游记,有些地方有所谓的大海,海是湿咸的味道,海水还有些苦涩,和湖水完全不同,也不能够喝。难道自己会来到一处海边?这里是宇宙的那一个角落呢?还是又被吹到了别的空间当中?王雨瑾隐隐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。

   这次她沿着山洞石壁往外走着,走着走着,便听到了一声声的低吼声,像是野兽的低声咆哮,不过接触到地面涌进来的水,打湿了她的脚丫子的时候,王雨瑾顿时明白了,外面的声音可不是什么野兽的低声咆哮,而是海水拍打着石壁的声音吧!据说大浪来的时候海水可以冲高十几米,波涛汹涌,非常的壮观。前面的路也逐渐的不好走了起来,王雨瑾这次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石洞中的,想到了身上最初的湿冷,难道是被海水卷到石洞中的?想到了这个可能,王雨瑾越发觉得这个可能性了。

   走着走着,外面出现了一丝的光亮,王雨瑾总算是知道自己没有找错路了。沿着崎岖的山洞越走,光亮越是明显,最终她还是看到了外面耀眼的杨光,她感觉恍如隔世。

   迎面吹来的海风中,湿咸的味道更浓了,满满的生命的气息。再往外看去,如眼处却是一片浑浊的水色,土黄色的水一望无际,望不到边际,和她小时候看到的长辈记载的对于海的游记完全不同,她记得长辈所记载的大海, 那是一望无垠的碧波荡漾,那里是如此的浑浊不堪,到有些像被不堪污染的样子。不过又从海风吹来的生命气息觉得这里并没有被工业的痕迹,那么就是海水不只有碧蓝色,还有就是这种浑浊的颜色。

   望着大海,王雨瑾的心情大好了起来,这是她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广阔,有些像是星际,但是又不像星际这样的漫无边际。望向远处,水天一色,天是灰蒙蒙的天空,水也是浑浊的黄色的海水。

   望着远处眺望了一会儿,王雨瑾的心顿时都变的开阔无比,有一种新生的感觉。

   而她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在海边一处洞穴当中,海水忽高忽低,潮涌上来,还能涌进洞穴,而她恐怕就是被海水这样卷到洞穴里面的吧,王雨瑾心中想着,据说海里面还有很多凶猛的鱼类,她没有被海兽和鱼类吃掉应该是运气无比逆天了,一波接着一波的海水朝着她脚上的礁石拍打过来,海浪声响彻天际,这就是她刚才听到的像野兽的低吟吼叫声,乍一听和野兽的吼叫非常的相似。

   既来之且安之,王雨瑾心中想着,现在她也没有它法,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人类?只盼望着有人类,或者只是陷落到了某一个星球当中,最坏的打算就是这里又是另外一个陌生空间,这样她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当中?

   “主人,这里不是我们的空间,如果是我们的世界小点不可能不知道,而且我们和原来的世界失去联系了。”小点适时的开口,让王雨瑾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人。

   “罢了,还好我还有你不是吗?”王雨瑾苦笑一声。

   “小点,你知道我是怎么从小世界出来的吗?”王雨瑾问道,她总是觉得那段记忆太过模糊,而且现在小世界一点感觉也没有好像是从她身上消失了。

   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当初您重伤进入了小世界,而我也被波及.”小点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   “没事,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,老天待我不薄了。”王雨瑾叹口气。

   她现在的状态也不适合在海面上踏行,天知道这海上还有没有厉害的海兽或者是海鱼,宇宙中千奇百怪的生物层出不穷,而这里水之生命有这么浓郁,如果有强悍的海洋生物是一点都不奇怪。

   王雨瑾也没有冒险往海中前行,反而是观察起来身处的小岛当中,这里地方不大,也就百来个平方的样子,海水涌上来就要被淹没,不过此地地势较高,并没有被海水淹没,而且还有一个很深的洞穴。与其说这是一个岛屿,不如说这是一快礁石。上面光秃秃的并没有什么绿色的植被,反而是在礁石上黏糊着绿色的海草。

   王雨瑾在海边盘坐下来,一边修炼,一边养着伤,她觉得将身体养好了才是最大的事情。

   一个人在海边的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王雨瑾的身体逐渐的在好转,而她的水之法则更是土突飞猛进,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大海给她无限的遐想,她的心境也是前所未有的清明,逐渐的忘记了身在何方,除了在星空褶皱漂泊的那段时间,她再也没有这样放空了心思的修炼过。

   身体好转了,她又开始在洞穴中探寻了起来,毕竟这里只有巴掌一地,她又非常的无聊,精神力还没有完全的恢复,身体经脉倒是恢复了七七八八。她手中升起一抹火焰,然后在洞穴看了起来,这个洞穴很深,越是往里面越是干燥,空间也是外窄内宽。

   王雨瑾不往里面看还好,越是往里面她越是心惊,这些时间她都是在外面疗伤,出来之后身上的火精儿也不能调动,所以当初她也没有再进入漆黑的洞穴当中,而现在一看却在洞穴深处发现了一株翠绿色的植被,植被上结着三个朱红色的果实,果子的叶子呈五叶状,上面的径路像是人的手掌纹路,叶子一共就只有两片,她想到了青长仙尊记忆中的圣界的一种,叫做掬心果。

   因为它的两片叶子像极了两只手,而果子像是被人手掬在手中,因此而得名。王雨瑾也只是凭借记忆觉得像是这种果子,但是不知道是不是。

   她看着果子的样子已然成熟,掬心果在宇宙中并没有,如果宇宙中有,药剂师徽章早就有反应了。也难怪刚醒来的时候她闻到了一股清香,那时应该是掬心果刚刚成熟的时候所散发出来的香味,因为掬心果只会在成熟的那片刻才会发出一股诱人的清香,随后马上消散,掬心果成熟之后十五天内没有人采摘就会叶枯果烂,再要长出来就要等上一百五十年的时间,掬心果在圣界可以作为仙尊提升修为的圣药中的主药,本身具有重塑经脉的功效,一般这种药材在圣界也是非常难得的,一般都会有妖兽守护,而这样的孤岛之上居然会有这种果实,而且没有妖兽守护,她这是走了狗屎运了吗?

   王雨瑾现在身体是恢复了七七八八,不过因为此地的五行不均的关系,所以精神本源恢复的相当的缓慢,不过她还是放出了精神力,为了安全期间,在整个洞穴来回观察了许久也没有见别的生物,她这才安下心来,认为自己确实是走了狗屎运,掬心果对她这种身体损伤严重有着非常好的疗效,虽然没有练成丹药或者药剂,会使药力流失严重,不过以王雨瑾现在的等级也不足以承受完全的药力,如果能吸收个三四成对她如今的身体来说也已经是饱和了。这还是受伤的情况下,如果没有经脉受损,她最多也就能吸收个两三分的药劲,再多也承受不住了。

   王雨瑾摘下三颗掬心果,将两颗放在了身上,一颗丢进了嘴中,然后就原地坐下炼化了起来。

   掬心果来到了腹内,刚开始暖洋洋的,随着时间药力散发开来,开始在体内火辣辣的灼烧了起来,特别是她受伤的经脉之处,就好像是火焰灼烧,用烙铁在烙一样。要不是灼烧之处她感觉经脉韧性加强,她都要以为吃下了什么毒药。而不是什么圣药了。366_23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