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ll: 0123456789 | Email: info@example.com

450_260


  450_260 “可是我怕你疼啊!”卫箬衣用力将他推开,正色道,“伤病员就要有伤病员的样子!养好了伤,你想抱多久我都给你抱这样总可以了吧!”

   “好!”他的眼眸笑成了弯月,乖乖巧巧的被卫箬衣扶着重新回到了石头床上。躺好,又看着她解开自己的衣服,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口,他就连眨眼都不不舍得眨,生怕自己一眨眼她就凭空消失了一样。

   脸红红的,虽然不是第一次被她看到自己的身体,但是在这种表明了心迹的情况下还是第一次,所以他的心跳的差点要从嗓子里蹦出来,想到自己昨夜的猛浪,萧瑾的脸更是红的可怕。

   伤口都愈合的不是很好!

   卫箬衣瞪了他一眼,他那一脸春情荡漾的模样到底是为什么啊!卫箬衣的心隐隐的一动,眼光不自觉的就溜了一圈萧大爷的****,咦?好像蛮壮观的样子啊!可惜隔着东西看不到具体的,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形状……随后她自己先尴尬和唾弃了自己一下!

   禽兽啊!萧大爷都受伤了,她居然还在想着有的没的!

   哎哎哎!卫箬衣赶紧若无其事的挪回自己的眸光,再看了他一眼,却发现他全神贯注的看着自己。

   卫箬衣……

   大窘!她偷瞟他的样子不会也被他看到了吧?

   素来厚皮厚脸不知道害羞为何物的卫箬衣如今也忍不住老脸一红。她飞快的将金创药给萧瑾换上,又飞快的将他的衣服都弄好,这才尴尬的咳嗽了两下。

   哎呦老脸没地方搁了!

   卫箬衣在现代都三十岁的高龄了,不是没有过男朋友,以她的条件,就是找个比她小很多岁的小男生也多的是人喜欢,所以不是没开过荤的人,而且她是个在床上很放得开的人,只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她的那一段感情最后无疾而终。大概是因为她的性格太强势了,男人嘛,有点本事的都喜欢那种小鸟依人的,她理解,所以输给某个小白莲,她也算是服了,因为她是做不到时时刻刻将那个男人当大爷一样伺候着。她有她的事业,不可能做到如同小媳妇一样什么都围着他去转。既然自己与那个男人那么多年的感情都止不住他去劈腿,那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。虽然分手的时候她会不甘心,会心痛,但是绝无半点流连。

   软萌少女清爽短发牛仔背带裤居家随性写真图片

   那样的渣男就算是以后哭着回来跪舔她,她都不会给他半根脚趾头。

   有些略显的流氓的事情她可真不敢对着萧大爷做,一来,他给自己的心理阴影还在,没有完全消除掉,谁知道这位萧大爷以后会不会反悔变卦什么的,男人这种东西都有点靠不太住,尤其是这个时代的男人,允许三妻四妾的,更是不太靠谱。二来,看看萧大爷那一脸娇羞的青涩样子,卫箬衣顿觉自己对他有点什么龌龊心思那就是彻头彻尾的混蛋!

   不敢啊不敢!

   卫箬衣偷瞟他的样子当然被萧大爷给纳入了眼底了,只是他更心虚!生怕她会察觉到昨夜他做了什么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……况且萧瑾自然想不到卫箬衣的彪悍程度到底有多离谱……他只当卫箬衣是不小心眼光朝下瞄了一眼而已,凑巧了。

   两个戏精,不约而同的选择忽略刚才发生的事情……

   “这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啊!”卫箬衣没话找话道,她嘿嘿的讪笑了两声。

   萧瑾……“恩。”他略点了一下头,掩饰了他的尴尬,手却是悄然的拽住了卫箬衣的衣摆。

   柔情蜜意之后是她们两个即将面对的现实,如果时间真的能在这一刻停留住哪有多好。他和她在这里,与世隔绝,再没有人来打扰他们,没人找的到他们,安安静静的在这里度过一生,只有他们两个。哦,或许还有他们的孩子……

   萧瑾的眼底益发的柔软。

   现在能有这么多,他已经很知足了。

   “禁军的反叛不知道怎么样了。”萧瑾迟疑了一下,开口问道。

   “是啊。”卫箬衣叹息了一声,挨着床边坐下,单手撑在自己的膝盖上,“我爹和我妹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。真实愁死人了。到底是什么人反叛?你在锦衣卫难道事先一点动向都没发现吗?”

   “没有。”萧瑾摇了摇头,如果锦衣卫能发现半点苗头,那些反叛的禁军早就被抓了,还用得着事情演变成这样吗?

   “奇怪了,虽然说这围场远离了京城,但是弄出这么大的动静,总是有点蛛丝马迹的。”卫箬衣愁道,“如果事先真的一点动静都没有,可见行动的严密,那涉及到的就可能是一个庞大的组织。那些围攻你的人武功不弱,不像是胡乱凑数的。”

   萧瑾点了点头,他一直看着卫箬衣,她的神色自若,丝毫没有别的情绪流露出来,他便知道她对这件事情真的是一无所知。如果这次叛乱的是卫府的卫毅,他应该不会将自己的宝贝女儿带来才是。

   昨夜他想的太狭隘了,竟是没想到这个,没有什么是比将卫箬衣藏起来更加安全的事情了。依照卫毅对卫箬衣的重视程度,他必不会让卫箬衣冒这个风险,更何况卫箬衣出来找自己,竟是连身边的两个暗卫都没有带,这完全说不过去。卫毅定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。

   思及于此,他心底的一块重石就卸去了不少的分量。

   卫毅不谋反,就依然是大梁朝的肱骨之臣,他与谢园一武一文,都是大梁朝不可或缺的。

   如果不是卫毅反叛,那反叛的人就很可能是大皇子或者几个藩王了。

   围场的安全是由大皇子负责的,一般人是很难渗透进来,除非他也参与了……难不成大哥与几个藩王结成联盟?

   他知道大哥虽然表面安稳,这些年背地里也没少活动,皇长子这个头衔对大哥来说是一个拘束,也是一个魔咒,咒的他心思大动,不甘心就这么一直当一个皇子。

   说起来父皇即不立太子,也不分封皇子,这一手着实的将那些有点心思的皇子给晒的够呛。若是真的封了一个王有了属地,倒也尘埃落定没有什么好想的了,怕就怕这样无止尽的吊着胃口,吊着吊着,总归有人是耐不住寂寞的。

   大哥成亲已久,孩子都出生了,却还依然只是皇子的身份,有是皇长子,叫他没有怨念是不可能的。

   萧瑾的心思很乱,越是去想,就越是厌烦自己的出身。

   猛然之间他听到了细微的响动,于是迅速的翻身而起,一把抓住了被卫箬衣靠在山壁边上的长弓,有抓起了箭袋挂在了腰间。

   卫箬衣看他身手忽然矫健如同豹子一般,也猛然回神,她也快速的抓起了萧瑾送给她的长弓,搭了一枚羽箭在弓弦上。

   两个人屏息静气的一左一右的分立在洞口两侧,紧张的看着洞外。

   “这不是郡主的小白吗?”洞外传来了卫庚欢欣的声音,“郡主!属下前来寻找郡主殿下!您在里面吗?”

   卫箬衣放下了手里的长弓,脸上一喜,她刚要出去,就被萧瑾一把扯住。

   卫箬衣……萧大爷也太小心了!自家暗卫的声音她是十分是熟悉的,没事她就逗着着两个人说话玩儿,能不熟悉吗?

   透过半掩盖洞口的老藤间隙,卫箬衣看到外面奔来了一名身穿侯府侍卫衣衫的男子。果然是卫庚!

   “是他没错!”卫箬衣笑了起来,从洞口后面的石头闪出,“卫庚,我在这里!”

   “郡主!”卫庚骤然见到卫箬衣出现在洞口,脸上也是一喜,俊美的面容上带了几分如释重负的笑容,“属下终于找到郡主了!卫辛也来了!”卫庚朝后打了一个胡哨,暗处藏匿着的卫辛也蹦了出来,“郡主殿下,要是再找不到您,我们兄弟两个就要抹脖子了!”他也激动异常,脸上又想笑,又有点想哭的样子,真是憋屈的不得了。

   外面下着大雨,他们两个浑身湿透,不过脸上却是没有带上面具,用的是本来的面目出现。

   萧瑾显然也看到了卫庚的样子,顿时心底大堵!他知道这两个人的存在,两个人整日都跟着卫箬衣,暗地里保护着她,只是他还是第一次见卫庚的真容,之前见他都是带着易容的。

   他真没想到这两个家伙竟然是这么的帅气!

   紫衣侯可真是心够大的!放这样的两个帅气的暗卫在自己宝贝女儿的身边,真是不怕出事啊!

   卫庚和卫辛一个在明一个在暗的找过来,卫庚先露面就是为了怕有什么埋伏和变故,自打昨天出事之后他们就一直在巡查卫箬衣的踪迹,真是要找的急死了!

   卫辛说的找不到卫箬衣他们就要抹脖子可是确有其事的,主子出事,负责主子安全的暗卫难辞其咎!

   所以两个人现在见到卫箬衣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,两个人都兴奋的不得了,齐齐的在卫箬衣面前跪下行礼,随后仰头看着卫箬衣,一脸的欣喜。

   卫箬衣也开心的不行,直接一手一个将两个人从地上拽了起来。

   萧瑾看着卫箬衣扶在他们两个手臂上的手,眸色一阵暗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