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ll: 0123456789 | Email: info@example.com

0657_292


条子喝了一罐啤酒解渴。

就有几个人刷了十几组礼物,够他买十几箱啤酒喝了。

“我再抽支烟,哪位哥哥再给我报销下烟钱,一根烟钱就行。”

条子真是无耻到家了,不过大家也都是习惯了。

“条子你妹,上次老子刷给你十条的烟钱,你抽完啦!”

有位公爵大哥说道。0657_292

条子嬉皮笑脸,“没抽完,我孝敬狼哥。”

条子瞎编道:“狼哥,对我这么好,我经常送礼的,三天一小送,七天一大送,每个月的月初送,月中送,月末还送,单数不送,双数送——我挣得钱都送狼哥了,所以兄弟我现在饿啊!”

“条子,你这样黑小狼真的好么?”有人道。

“已经录音,你就等着小狼收拾你吧!”

其实大家都知道条子这货是满嘴放炮,经常看他直播的人都知道他这段话说了好多遍了。

这时,屏幕上,出现了几组1314棒棒糖。

花园草地天空任鸟飞

是一个叫小宋的送出来的。标语是“孝敬师傅的”

一连刷了十几组。

条子拍桌子了,“小宋,你给我停。”

小宋也是一个主播,是他的徒弟。

“你再刷手给你剁了。”条子话说明,“我想坑大哥的礼物,你别刷,刚挣两个臭钱,就牛逼啦你。”

条子对他徒弟都很好的,当然不想坑他们的礼物,他手徒弟也是看眼缘,不需要交费的。

“师傅,你给狼哥送礼是因为狼哥对你有恩,我给你刷礼物也是因为你对我有恩!”徒弟小宋道。

条子又是一拍桌子,他就是直播说的还不避讳,说道:“那你私下给我啊!这样刷礼物,官方扣一部分,狼哥又吃我的,落不到几个钱,下次直接红包哦!”

他自己说完,就哈哈大笑起来,那贼眉鼠眼的模样,让人想踹他两脚。

条子的直播方式就是胡说八道。

“条子,我喜欢小狼多一点,所以我得去他那告状,你等着被收拾吧!”

“期待小狼暴揍条子。”

条子一甩头,“切,他要是敢揍我。”话一顿,“我就敢跪下认错——”

直播间满屏都是狂吐的表情。

“条子,你认真点,小狼这两天都没开播,干什么去了。”一位国王问道。

面对这位大财主,条子收敛嬉皮笑脸,叹了口气道:“银子哥,你还不知道啊!狼哥现实中有位好朋友过世了,他很难过,心情不好啊!”

条子说这个的时候,不带一丝开玩笑的口气。

他对丁香的事,知道的不多,但是前天罗开去了另外一个城市,跟条子说的就是好朋友过世了。

条子也看出来罗开这两天心情极差,也不敢在他面前嬉皮笑脸,能躲开就躲开他了,唯恐罗开把气撒到他的头上,没办法谁让自己长那么丑呢!

当然了应有的安慰还是不缺少的。

“哦!原来是这样啊!”

“我也感觉到了,这段时间小狼的状态都不是很好,看着就像是有心事。”

“是啊!连公会大战都不过问了。”

“希望小狼早些从痛苦中走出来吧!”

“人死不能复生,小狼你节哀啊!”

——

他们战队技术都是没的说的。

参加这次比赛也是为了一玩,对奖金什么的,也不敢兴趣,不会可以的去挣什么。

刚开始的时候,总是练习对象,比赛前紧张的训练。

总是搞的全身疲惫,都感觉游戏已经变成职业了,被牵着鼻子走。

战队中有三个都是富二代,在取得荣誉之后,说什么也坚持不下去了。

他们玩游戏是为了开心,每天把自己搞那么累,算什么啊!

也谈不上解散吧!只是不再参加大型比赛了。

他们退役的这段时间,当然有别的战队顶替了他们的位置。

怎么说呢!这种靠技术的游戏,运气也有很大的成分。

没有最厉害的。

有名的那些战队的队员,技术都高着呢!谁也不输谁。

这种比赛,战术非常重要,当然更重要的是配合。

前期的比赛,对他们战队来说,就是小打小闹,跟玩似的就晋级了。

之后战队的人都下线之后,主播神父给大家又秀了几把才下线。

他关直播后,直播间的粉丝,各奔东西,分成无数条水流,去了其他的直播间,也有的跟着下线的。

而身为战队的女成员——杀人跳舞,是由丁香操作的。

她天生就爱玩,也可以说她是游戏天才,竞技游戏,不管是打枪的还是赛车的,她的玩都非常好。

而这款最火爆的竞技游戏,她更是表现出色,是最牛战队的成员之一。

打了几场小比赛,丁香娘娘甚是疲惫,伸了个懒腰,她没有早睡的习惯,在队友神父的直播间呆了会,等他关了直播,丁香又在双丫的直播间逛了一会。

最后跑到了条子的直播间,她是小号,没人认识她的。

他知道条子是天外使者,也就是小狼,也是罗开身边很亲近的人,对条子这个二货也有很深印象的,前段时间还想呢!条子这么好色,要不要租个美女使用美人计耍耍他呢!

来到条子直播间正巧条子正说着罗开。

条子眉头紧皱着,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:“昨天晚上狼哥喝的烂醉如泥啊!搂着我哭啊!可见他心里是多么难受,我都心疼他了。狼哥重情重义,你们没有跟在他身边,对他了解的不是太多,根本不知道他有多重感情——哎!我都替他难过。”

条子完全是瞎编乱造,罗开可能喝烂醉如泥,也没趴在他肩膀哭——当然了,条子这种间接的夸罗开重情重义,也没毛病,就算罗开知道了也不能揍他啊!

这些话正巧被假死的丁香听到了,深信不疑。

她坐在床上,抱着笔记本电脑,又看了看身旁的手机,这夜晚没有罗开的歌声陪伴,还真有些不习惯哪!

这样骗罗开真的好玩吗?丁香觉得他已经不想玩下去了。

他不想承认的是,她还有些心疼呢!感觉自己像是罪人似的。

罗开伤痛至极,若是有意外怎么办呢?

她托着腮,对着电脑愣愣出神。